<ins id='fg5ty'></ins><span id='fg5ty'></span>

<dl id='fg5ty'></dl>

        <i id='fg5ty'><div id='fg5ty'><ins id='fg5ty'></ins></div></i>

          <acronym id='fg5ty'><em id='fg5ty'></em><td id='fg5ty'><div id='fg5ty'></div></td></acronym><address id='fg5ty'><big id='fg5ty'><big id='fg5ty'></big><legend id='fg5ty'></legend></big></address>

          <code id='fg5ty'><strong id='fg5ty'></strong></code>

        1. <tr id='fg5ty'><strong id='fg5ty'></strong><small id='fg5ty'></small><button id='fg5ty'></button><li id='fg5ty'><noscript id='fg5ty'><big id='fg5ty'></big><dt id='fg5ty'></dt></noscript></li></tr><ol id='fg5ty'><table id='fg5ty'><blockquote id='fg5ty'><tbody id='fg5t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g5ty'></u><kbd id='fg5ty'><kbd id='fg5ty'></kbd></kbd>
          <i id='fg5ty'></i>
        2. <fieldset id='fg5ty'></fieldset>

          因為愛

          • 时间:
          • 浏览:20

            他和妻子駕駛著一輛滿載生活用品的卡車奔馳在無邊無際的熱帶草原上,他們要去處於草原深處的建築公路的基地。

            就在這時,突然在他們的眼前閃現出一頭兇猛的獅子。卡車加大馬力狂奔,試圖甩掉獅子,獅子卻緊追不放。

            他們越是心急,令他們惱火的事情偏偏發生:汽車陷進一個土坑,熄火瞭。要想重新發動汽車,必須把車子搖著。可獅子就趴在車外,眈眈而視。

            大聲吼嚇,拋擲東西,兩個人辦法施盡,獅子卻絲毫沒有走開的意思。無奈中,他擁著妻子在車裡度過瞭漫長難耐的一夜。可是獅子比他們還有耐心,第二天早上,這頭猛獸還守在車外,向這兩個要到嘴邊的美味垂涎.

            太陽似火,空氣仿佛都在燃燒.妻子已經開始脫水瞭。在熱帶草原上,脫水是很可怕的。不用多久,人就會死亡。他隻有緊緊擁住妻子,似乎隻有這樣,才能不讓獅子和死亡把她帶走。

            此時,他們內心的絕望比獅子還猙獰,必須行動瞭,否則隻能坐以待斃。他說:隻有我下去和獅子搏鬥,或許能取勝。”其實兩個人心裡都有很清楚,即使他們的力量加起來也未必抵得過那頭猛獸。妻子像是在自言自語:“不能再待下去瞭,否則不是熱死,也會筋疲和盡,最後連開車的力氣都有沒有瞭。很多人都在等我們回去,再不回去,他們連飯都有吃不上瞭。”

            車外,獅子一點兒都沒有對他們失去興趣,它欲耗盡對手的生命,以延續它的生命.沒有刀光劍影,生與死在沉寂中卻鏗鏘相對.

            不知過瞭多久,妻子輕輕地說道:“我有一個辦法。”“什麼辦法?快說!”丈夫多麼希望聽到她能把他們引向生路啊!妻子默默地伸出雙手,摟住他的頭,深情地凝望著,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地說:“你一定要把車開回去!”說著,眼裡湧滿淚水,他突然明白瞭妻子的所謂辦法,抓住妻子的肩膀吼道:“不行!不!”妻子扳開他的手:“你不能這樣,不能沖動。你下去,誰開車。”她話沒說完,就猛地推開他,打開車門,跳下去,拼命地向遠方跑去。

            獅子隨之躍起,疾追而去。

            她這是將生命送進獅口,為丈夫鋪設生還之路。

            他隻是覺得熱血沖頭,欲爆欲裂。他抓起搖把,跳下車,追向獅子。他怎麼能看著自己的妻子活活被猛獸吃掉呢?

            妻子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快把車開走!快開車!”他的心被撕扯著,刺紮著。他在妻子的喊聲中回到車前,發動起汽車,瘋瞭般地追向獅子。

            遠遠地獅子撕咬著妻子的情景也撕碎瞭他的心。汽車撞向獅子,那猛獸才驚慌地逃走瞭。

            草原上隻留下傳得很遠的哭聲——淒慘、悲涼、斷腸。

            這是1999年10月的一天,一個叫劉火根的看山老人講述的故事。老人就是那位丈夫,他和妻子是當年中國援建非洲一個國傢的築路成員。27年前妻子用生命留給他的愛一直深刻在他的心裡。

            去時是雙,回來是單。回國後,劉火根把妻子的骨灰綁在身上隱居在深山護林,直到今日。他說,寂靜的地方能讓妻子睡得踏實,也能讓他更清楚地聽到妻子靈魂的聲音。他說,27年來妻子的骨灰從未離開過他的身體,以後也不會。哪怕死瞭,他也要和妻子相陪相伴、不離不分。

            兇殘可以奪走生命,卻奪不走永恒不變的一個字:愛。